loading...

需要協助嗎?請隨時與我們聯繫

最新消息

Latest news

最新上線作品‧最新業界動態‧最新設計趨勢

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

客戶【迷你豆】2013/08/20 媒體露出客戶【迷你豆】2013/08/20 媒體露出

 

【一步一腳印】彩色豆漿夢想實驗

故事就從一顆黃豆開始。黃沂雯:「我那時候為了要煮豆漿,所以我就叫她去買豆子。」工作夥伴羅瑩珍:「我就去市場買,我說我要台灣黃豆,店家說台灣沒有黃豆喔,只有美國豆和加拿大豆,走一圈回來,我打電話回來說,你是不是講錯了啊,沒有台灣黃豆耶。」

三個大女生,你一言我一句,回憶當初,其實只是想找台灣黃豆,自己煮一杯道地的台灣豆漿喝,但沒想到,為了喝一杯豆漿卻開了豆漿店,因為,買不到台灣黃豆這件事,讓女生們詫異,台灣真的沒有原生黃豆了嗎,而且還發現,市面上到處充斥基因改造豆,大家根本早就遺忘了,用天然黃豆做出來的豆漿,是什麼樣的味道。

黃沂雯:「70歲的阿伯喝,他卻覺得基因改造豆才是真的味道。」

三個女生此時也意識到,如果人們長時間處在不正常的狀態之下,那麼有一天這個不正常,將被視為正常,而正常反而會被當作不正常,然後他們也聯想到,為什麼連便利超商裡的礦泉水,都可以賣得比豆漿貴,這一連串的問號,讓三個大女生,踏上尋找台灣原生黃豆的旅程,並且決定開一家只賣天然黃豆製作,而且必須要是,毫無添加物的自然豆漿。

黃沂雯:「我一直覺得為什麼外面賣才10塊錢一杯,它甚至比礦泉水便宜,我不懂為什麼會這樣,我試著把它的價值拉高,所以開了一家店,用特別的包裝讓它更有價值感。」

彩色飲料,其實都是豆漿,三個女生,利用色彩來包裝,賦予豆漿更誘人的外貌,而且這些顏色全部來自天然蔬果。黃沂雯:「芒果的顏色,這是草莓。」

三個大女生,還很慎重的拿出色卡來比對顏色。黃沂雯:「彩色豆漿不要再用色素,我現在藍色還沒找出來,藍莓是紫色不是藍色,抹茶是黃色不是綠色。」

連珠炮似的講出了各類蔬果混搭豆漿之後,所呈現出來的顏色是什麼模樣,都是這三位女生,辛辛苦苦實驗出來的結果,他們對色彩的敏銳和執著,也透露出他們的背景,三個都是設計師,是大學同學,甚至在同一家公司工作。黃沂雯:「所以光線還是要改!」

指揮同事工作的黃沂雯,是豆漿店的主要金主,三個女生工作的設計公司,其實是黃沂雯家開的。黃沂雯:「我必須要用正職來支持它走下去,我也希望它很快能夠自己運作,所以我們要拼命畫圖。」

開一家店,連設備和人事開銷,少說四五百萬,而且開店第三年了,店裡的狀況常常是這樣。

店員比顧客還多,果然,算一算這一天的營業額還不到三千塊,根本無法打平成本,以世俗價值觀對成功的定義來看,這不是一個成功的案例,甚至是失敗,但是,就理想來說,三個大女生是成功的,他們成功的把一杯杯黑白傳統豆漿,變成色彩繽紛的彩色豆漿,而且完全沒有使用任何化學添加物。

記者:「爸爸會不會很擔心?」黃沂雯:「很擔心,他覺得設計的部分,工作還滿穩定的,為什麼要做這一塊,所以很擔心,他雖然很反對,但還是會偷偷跑來看。」

為了向父親證明,他們不是只會空想,卻不務實的浪漫主義者,所以要拼命畫圖賺錢來圓夢,也是給家裡的交代,甚至為了省錢和兼顧設計工作,豆漿店就開在設計公司樓下。

工作夥伴張嘉璇:「每天店裏頭會有兩個很幸福的時刻,第一個是煮豆漿的豆漿味,第二個是炒豆渣的豆香味。」

豆漿的香氣支撐女孩們的圓夢計畫,只不過在陽光笑臉的背後,其實,挫折重重,因為光煮豆漿,就花了一年才煮成功。

黃沂雯:「有時候擔心太熱,會放在冰箱裡泡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要放冰箱泡?」黃沂雯:「室溫太熱了,容易發芽,我根本不知道黃豆這樣泡了會發芽,結果有一天就全部發芽了。」

不只泡黃豆學問大,等到真的要煮的時候,才發現麻煩更大,火一開,豆漿馬上冒泡泡冒不停,因為黃豆裡面原本就含有的天然皂素所導致。

黃沂雯:「我發現他們會加消泡劑、穩定劑和防腐劑,這些都是他們常會加的化學成分,我自己煮的時候,確實發現有這樣的麻煩。」

問遍了街訪鄰居、專家學者,最後才知道,只要肯花時間讓豆漿反覆煮滾,皂素自然會揮發,不過等找到這個原理,他們已經煮壞了至少一百桶的豆漿了。

黃沂雯:「至少要反覆滾3到4次,所以煮完一個要花40分鐘,我知道很費工,但是還是要這樣做,因為我丟不下那一顆消泡劑。」

這時候三個大女生也才了解,民眾的飲食健康,往往在商業機制下,也就是以追求速度和獲利為前提的情況下被犧牲了,只不過三個女生宛如小蝦米,如何對抗商業機制這條大鯨魚,其實他們也想放棄過,但是往往客人的一句鼓勵,又給了他們動力。

黃沂雯:「這個讓你試,豆漿冰淇淋,上面有豆渣。」顧客:「不錯耶,下次來坐久一點。」黃沂雯:「這是我們的DM。」

色彩繽紛的DM呈現了設計人的創意。張嘉璇:「我們改了很多次,豆漿可有形貌,可以變臉。」

透過文字敘述傳達理念,店裏擺設也兼負起向消費者說故事的任務,因為三個大女生,最後真的找到台灣原生黃豆,證據就在店面的擺飾裡。

黃沂雯:「這是黃豆,是颱風的時候沒有採收,也還沒有長完成的黃豆,農夫也沒辦法量產,我就留起來當裝潢,這些都是台灣高雄十號的豆子,這些都是煮過的豆子,高雄十號是台灣品種裡面最好喝的豆漿,黑色豆漿煮起來是有點綠色才對,美國有機豆是台灣颱風天沒豆子的時候會用的。」

他們足足花了一年的時間,才找到完全用自然粗放的方式,培育出來的台灣原生黃豆,終於可以煮一杯道地台灣豆漿了,不過,這也才發現,在台灣,堅持友善栽種,不用化肥和農藥的農夫,其實很辛苦。

黃沂雯:「因為台灣黃豆的關係,我知道農夫的辛苦,我才知道,每個農夫背後,都有一個很大的故事,所以我們想找到這些友善的農夫,而不是量產用農藥這種。」

原先只是為了煮一杯道地的台灣豆漿,沒想到卻越來越深入農產品,甚至幫小農做包裝、行銷、放到網路上銷售,這也是這三個女生,另一個意外的成就,成功的把豆漿店,當成是推廣無毒農產品的交流平台。

黃沂雯:「去找農夫的時候發現他們的堅持,但是阻礙很多、挫折很多,這樣的方式,至少我們兩人,某一個人可以繼續走下去,因為如果我的店要繼續經營,也需要越來越多這樣的農夫。」

從找豆子煮豆漿,到找蔬果調配彩色豆漿,甚至研發出無添加物的天然彩色豆漿霜淇淋。黃沂雯:「豆漿做的冰,麵包丁也是豆漿做的,對這個顏色,這是紫心地瓜,我們把它切塊冰起來,再做成冰淇淋。」

後來又發現豆漿殘餘物豆渣,也可以再利用做麵包,也可以拿來做鬆餅。

黃沂雯:「這裡面有加豆渣,黃豆渣和黑豆渣,我一直想,我們能不能做成台灣的星巴克,我不懂為什麼同樣一顆豆,它的價格落差會這麼大,咖啡豆種植也很辛苦,台灣黃豆種植的過程,我去觀察,也很辛苦,尤其完全不用農藥和化肥的時候,他的工作狀態必須要有日照,大約110天的生長期,還會遇到颱風不同的天災,一顆黃豆的價值,在我心裡,我覺得它應該比咖啡豆更有價值。」

三個女生的豆漿星巴克夢,是否真的能實現,誰也不知道。

羅瑩珍:「葡萄柚帶點苦味。」黃沂雯:「因為那是它的皮啊!」羅瑩珍:「那客人會喜歡嗎?」黃沂雯:「兩極。」

只是走了這些年下來,他們早就跳脫只是為了煮一杯台灣豆漿的念頭,而豆漿星巴克的商業美夢能不能實現,似乎也沒那麼重要,反而是讓飲食回歸大自然根本這個理念,在推動他們。

黃沂雯:「我負責想,她負責行銷,她負責吃和工程,所以她一直吃,我們會看,好吃她會一直吃,不好吃,她吃一口就不吃。」羅瑩珍:「真的不好吃,我碰一口就不想碰了。」

三個女生認為,也許他們可以讓自己的作用,就像天然打造的豆漿一樣,讓喝過的人醒悟,原來真正的自然滋味是如此,藉此改變食品添加物當道的現象。

黃沂雯:「到底我們的食物鏈能不能改變,我也想在這家店試一試,包括跟農夫的關係,包括製作產品的過程,都希望跟以往的商業行為是不一樣的。」

夏天的午後艷陽高照,豆子在陽光下顯得璀璨,還好設計公司賺錢支撐,所以他們決定到台北來展店。

黃沂雯:「我跟你說,你用調理機打,再用大同電鍋蒸三次,它會非常好喝。」

黃沂雯:「做這家店,雖然到現在還在撐,大家接受度還在持續累積,沒有像我期望中那麼好,但是在這中間得到的價值卻無法衡量,所以我也不知道價值的回饋到底是什麼,我得到我內心不一樣的價值。」

有人利用黃豆賺錢,這三個女生卻是用黃豆賺到了不一樣的人生體驗,以世俗成功定義來看,三個女生目前就只差讓生意打平這一步,就算成功了,不過,就完全無添加的飲食理念來看,他們已經成功達陣。


文章載自: TVBS 一步一腳印發現新台灣 http://new-taiwan.tvbs.com.tw/article/54/226619

耘想科技有限公司
Scroll to Top